Info

The hedgehog was engaged in a fight with

Read More
IM电竞|平台首页

中国现代武术发展简史

1907年,大清新政还在日渐升温。庚子赔款赞助的留学生回国了一些,他们走入大清帝国的新兴产业,铁路、电报、邮政局等一系列现代化建设都在紧锣密鼓,贵族们效法英国也想装出君主立宪的样子。国内一些平头老百姓也因为接触到了国际社会而决定做一些老祖宗没做过的事:走向世界。

父亲带着他来到当时的著名某相声名家面前拜师,没多说别的就让他跪下,磕头。师父当时还卧在床榻上,抽着鸦片。他也不晓得师父是清醒还是不清醒,只记得突然就被一脚踹过来,小孩子身体轻,接着就重重的撞到了墙,父亲赶紧说:“还不快点感谢师父,祖师爷赏饭吃。”

天津,作为漕运中枢和京城门户,是一个什么人都会来的地方。人杂了,什么人都有,也就什么事都会发生。晚清四大奇案的“天津教案”是土著居民与外国教会的冲突;要打紫禁城也得先拿下天津。客观上来说,天津是为皇城看门服务的地方。而从人谋生的角度上而言,天津是为京城的权贵输送人才的基地。

相声的起源是什么?绝非我们今天说的什么语言的艺术,而是两个奴才斗嘴耍嘴皮子哄主子开心。

古人习武的核心目的是求得功名。若能沙场混出名堂,也算是光宗耀祖,倘若进不了庙堂,也能谋生,给地主乡绅做护院,或者走个镖。

相声、武术,这两个完全没有相似性的行业,在清末,却有着同源的目的:服务于权贵。说好听点,就是人才市场,针对权贵输送人才的市场。

而大清帝国的最后那几年,由于庚子国变的冲击,清朝的国门已经彻底被打开。如何融入国际社会,已经成了大清帝国的必修课,当贵族还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民间已经萌发出了许多新的声音。

霍元甲,首先做表率,打破门第之见,广纳各种门徒。从前练武是职业需求为了解决就业,现在练武就是锻炼身体,无论男女老幼,你只要想要锻炼身体,就来精武门练武。口号是强民强种。

一介武夫霍元甲,为什么会做如此背离祖训的事?甚至将精武门的名字都改为精武体操会。

我们看一下当时的国际社会条件吧。1896年,现代奥运会开启了,体操作为奥运项目出现。1910年,由法国人一手奠定的击剑运动入驻奥运成为奥运项目。1904年,英国人奠定的现代拳击运动入驻奥运成为项目。

在当时的国际社会,让本土的体育成为一个国际活动的项目,是对一个国家身份与影响力的定位体现。

霍元甲懂这些吗?不知道。但是有一个人一定懂,这个人叫做农劲荪。农劲荪不但具备丰富的国内外认知,而且很有财力。最重要的一点,他和孙文的同盟会有联系。

可以说,要改变当时清朝的局面,在汉人群体中,指望大清新政是不可能了。老佛爷放了话,只要她活一天,大清就得这么过,她死后怂管。反清复明的组织一直在,包括小刀会都是来自于天地会,然而明朝灭亡久已,时代也不会回到过去,所以反清复明不如“恢复中华”来的有力量。革命的关键是什么?是发动群众。只要各式各样的群众被发动起来,那不想成功都不可能。

精武门成为体操会,广纳各种群众,以强民强种为口号,团结各个阶层的群众力量。后来,在精武体操会的十周年纪念会上,孙文亲赴现场,题词尚武精神四个大字,你敢信它没有政治背景?

但是霍元甲并没有活到民国,而是死在了清末。可以说生为大清人,死是大清鬼。

在经历了和北洋系的斗争与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终于从名义上统领了大部分中国。1928年,南京中央国术馆终于成立。在当时的的簇拥下,一个依靠冷兵器技术来补充国家军事实力的过度机构诞生了。

可以说,在精武体操会之前,所有的武术培训和从业机构,都是奔着谋生而存在的,或而服务权贵做护院、打手,或而加入堂会;精武体操会建立之后,一个新的功能越来越抬头,就是锻炼身体,强调民族自信。

要知道,在清末,还尚且没有中华民族这个概念,只有“大清子民”,现代中华民族的概念建立,也就是从民国开始。我们今天口中所说的“中国人”,是一群有自己独立的语言、文化、历史发展的现代民族,而非某个皇帝或政治集团的子民。

既然是锻炼身体,自然和刀尖舔血的日子就远了。然而由于民国时期国家军事实力实在落后,不得已求助于冷兵器技术:

例如,警员维护治安,需要的警棍,有长有短,如何使用?逮捕犯罪嫌疑人,除了手枪类火兵器,也需要擒拿和逮捕的技巧。军队的刺刀技术如何使用,搏杀经验有没有?没有刺刀设备的时候,是否可以用单刀替代?用长枪替代。

这些都需要教师和教材。一个国家与社会的安全系统,是不可能完全依赖外教,也不可能完全进口外来教材的。

中央国术馆就是背负着这样的功能而诞生了。有时候,人作出选择是因为没得选择,如果当时的国军都能配上蒋介石的王牌部队的装备,恐怕也就没冷兵器什么事了。

健身,建立民族主义,抵御外来侵略,翻译过来就这三个意思。后来国术馆的登记的武术师父,许多人都进了军队做教练。

然而,由于中国太大,各地武术流派极其繁杂,想要统一起来,就得设立各地门派,但是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民国的叫法叫做“门长”,也就是掌门人。做了掌门人,自然是国家公务员待遇妥妥的,社会地位也是妥妥的。

例如自然门的万籁声,在自己编撰的《武术汇宗》中明确描述,自然门属于少林派武功。但是他的少林,却是如此解释:河南的叫做登封少林,武当山的是武当少林,福建的是九连山少林寺,广东的是广东少林,四川的是峨眉少林,所以天下武功出少林。

而以道士文化为倡导的一派绝对不可能接受这个说法,他们祭出了张三丰这个大旗,邋遢道人张真人,创立神奇的太极拳,这太极拳可以四两拨千斤如何如何。在道教文化的站台撑腰下,也能跟“少林派”吵一架心不虚。和尚道士吵架,一半一半。

四川方面表示不服,我峨眉山有仙人,也有佛祖。想当年李太白的“蜀道难,难于上青天”,对我蜀山是何等崇拜?我蜀山剑派才是修真大道,我峨眉佛光才是人间极品,我青城派硬气功才不是你们这些武当软绵绵的东西。

还珠楼主的《蜀山剑侠传》,饱含了各式各样的道教术语,却又兼容了作者的妙语连珠和文采飞扬,至今,所有的网络玄幻、修真类小说,都是还珠楼主作品的派生物和狗尾续貂罢了。

如果细心的人会发现,截至金庸这一代,之前所有的武侠小说,一说武林门派,大概率都会说武当、少林、峨眉、南拳。这就是当时的中央国术馆做的门派划分,而今天中国武术官方规定为129个拳种,也以这四大派为划分。

为了统一武术群体而建立的门长制度,很快就出现了各式各样的矛盾和摩擦。其中以黑虎拳萧三和杨氏太极拳杨澄浦之间的矛盾为代表。简单说就是睡也看不起谁,我觉得你白拿钱,你觉得我睡懒觉,一个看不顺眼一个,然后还动了手。

为了美化这两人的斗殴,后人把这事写成了“双方都受了内伤”,好像显得两个人都是高人,实际上就是两个带编制的公职人员公然斗殴,影响恶劣。

截止到1937年日军全民侵华,这些武林大师还尚有劲头吵嘴和争权夺利。结果日军把南京城占了,武林大师都是奋勇杀敌,誓与城池共生死吗?

一些武术大师依然奋斗在国军训练的一线,为装备参差不齐的国军凭借自己的一点绵薄之力做贡献。而另一些武术大师,随着民国政府向重庆的西迁路径,而选择了在路上落户。

例如,很多人就落到了西安。在西安著名的兴庆宫公园,有许多练拳的人教授徒弟,当年有个梗是真实的:一个老爷子在兴庆宫公园看重一个小孩子,问他要不要学拳呀?小孩子不屑地说不学。老爷子很伤心,要知道,当年在中央国术馆,求他要给他拜师的人都是重金加塞儿都加不上。

这些矛盾,后来都被金庸拿来做小说题材了。于是有了六大派围攻光明顶,五岳剑派和魔教的争斗,有了左冷禅、岳不群这些脍炙人口的经典角色,也有了门派恩仇的战斗,以及争夺武林盟主的主题。

故事,都是活人留下的。那些上一线的很多武术师父,教士兵搏杀的,很多人都死了。只是死人不会说话,所以他们的故事,随着战争的硝烟,被埋进了土里。这些死去的武师,未必知道什么武当少林,他们或许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小地方的地方拳,他们或许也想光耀门楣,或许只是因为自己一腔热血,但他们没有逃,只是在国家危难和民族危亡的时候,选择战斗在一线。

风在吼,马在叫,黄河在咆哮。端起土炮洋枪,挥动大刀长矛,保卫家乡,保卫黄河,保卫全中国。

在60年代的老电影里面,少年先锋队除了红领巾,标配就是短的红缨枪。而当年的儿童团,能获取的武器也就是这些。这些儿童,未必知道什么“鹞子扑鹌鹑”,什么“梨花三摆头”,或者什么“白猿拖枪往回走”,但他们每天要戳很多下,他们知道拿稳了扎出去。这种实战操练训练出来的长枪手,其战斗力不可小觑。

大刀、长矛,得有人教。教他们大刀长矛的人,未必是什么武术家,但至少是那个年代真真的武术人。

在结束了抗日战争之后,国共战争的对决,已经是二战时代的武器在战场上的厮杀。

随着新中国的建立,很多中央国术馆的人都转场去了港台、海外。而留在大陆的,很多人也进了国家新成立的体育局。例如号称白猿通背拳的千斤神力王王子平,就进了体育局,从事一些全民武术健身的工作。

至于杨式太极拳的杨澄浦打下的底子,这些底子就是教材、人脉、承传,在新中国也将其直接继承,而非打掉重新洗牌,杨式太极拳成为了国家标准太极拳的基础范本。

与此同时,还有甲组刀,乙组刀,甲组剑,乙组剑等等这样的派生物。练习这些武术的时候,重点要求在于动作规范标准,这种评判类似于体操。运动员选手要展现精气神,而不是所谓的“干死你”。

著名武打明星李连杰在一次访谈中直言不讳地回答了武术能不能打的问题:“建国以后,我们武术的方针,就是强身健体。”李连杰、赵长军这一代人,都是练习这样的武术出身的人。明朝、清朝武术啥样子,他们会研究并有选择的保留,明朝清朝武术怎么用,他们也会虚心学习。但他们不需要真的用出来。更重要的是,他们需要好看的样式。

少林寺的僧人曾经公开承认,少林寺近代被毁过两次,一次抗日战争,一次文革。之后看到的少林寺都是复兴后的,并非原本。而随着李连杰的《少林寺》这个电影在80年代的大火,一曲《少林少林》一曲《牧羊曲》,豪放和婉约,成了那个年代人心中的美好英雄的神圣领土。但这神圣外衣之下,却蕴藏着紧锣密鼓的国家政治战略:由于河南平原开阔,在1984年这个甲子元年起,河南的主要任务就是发展种植提供粮食。不仅仅是供养河南本省,而是要供养全国。河南的劳动力则大部分位于农耕岗位,但是粮食不可以随意提价,因为只有保证廉价的粮食,才能保障北上广拥有廉价的劳动力。所以河南省的财政收入一直以来都是一个“穷”。无农不稳,无工不富。工业落后的河南省,自然富不起来。这时候,文化软实力就是一个很好的平衡点。旅游业,文化产业,就成河南补充财政收入的重要手段。

说白了,你只有土坯房的时候,索性把你的土坯房冠名以文物,让人们参观,收取门票。少林寺被包装成了全国著名武林圣地的景点,每年参观的人络绎不绝,甚至人满为患。少林僧人从之前的坐禅文僧与练拳的武僧,统一转型成为为了满足游客的表演僧。僧人们竞相表演走穴挣钱,而少林寺更是有两个机构的盈利:旅游文化局的指定收费项目和少林寺自营的收费项目。

除去电影《少林寺》,实际上还有一大堆派生的电视剧、电影。有古代的,有现代的。现代北京的基本上都塑造出少林寺僧人不懂世事变化,却又身怀绝技这样类似的形象。或有少林叛徒在红尘中混迹黑道,最后多行不义必自毙,被正法的英雄故事,总之少林和尚成为那个年代火爆的题材之一。

在影视媒体的鼓吹下,“中华有神功,儿女似英雄”的歌词怂恿下,武术培训学校有了生源,正如西安著名武术家赵长军的生平,倘若当时组织批准他去进军影视圈而不是去让他办武术学校,那么李连杰的名气就会更名叫做“赵长军”。

随着武术学校的发展越做越大,终于出现了一类人,这些人资质不高,协调性不足,无法满足长拳武术越来越难的动作需求,于是给这些人留了一条出路,让他们去练太极拳。

此时,武术长拳已经走向了动作越来越难、观赏性越来越高的位置。那些淘汰的人,便去学太极拳了。后来也当了什么武术协会太极拳的什么委员、主席,还成为了名家,就业也得到了很好解决。

哪里想到,基础调子定了,走哪条道都是一个结果。今天体制内的太极拳,一样发展成了“动作越来越难,观赏性越来越高”的结局。

后来,专业人士总结,如今武术搞比赛,无非就是长太南,受众面广,标准现成的,容易组织。长就是长拳,太就是太极拳,南就是南拳。什么长枪比赛,什么短兵比赛?没听过。

今天,由于武术多次申奥失败,还是没能进得了奥运,于是又有新的声音,让短兵先搞起来,然后短兵进奥运,甚至新的机构已经准备成立,要分武术协会的蛋糕。至于结果,都在观望。

武术强身健体,从霍元甲算到今天也发展了100多年了。在今天的社会,古代武术的作用占比越来越小。

西安体育学院著名教授马文国曾经说过:“我们就是承传,不要改变它,把它流传下去,让后人也知道,当年的中国古人是怎么战斗的。”马文国教授深入研究明朝武术典籍与技法很多年,走的不是表演武术路线,而是学术考古路线。他也身体力行,每日坚持锻炼,保障自己的技术和体能得以施展。

而民间方面,在这100多年的改变中,从强民强种,抵御外来侵略与侮辱,到弥补国家落后的武装力量,到国共战争结束,实战武术虽仍有部分在军警系统中得以发挥作用,但毕竟已经很少了。民间的拳师,能实战的也都一把年纪,教出去的徒弟大部分都是爱好者,学得一些部分,也没有真的用过,于是都停留在讲手的阶段。

既然民国的旧事已经无人再提。战士死了,苍蝇便循着血腥味来了。筷子发人、凌空劲、马堡锅的闪电五鞭、里合腿大师就都跳出来了。只要能挣钱,笑贫不笑娼,有什么不可以?

很多年以前,芙蓉姐姐开启了在互联网上卖丑的先河,如今已经是霸道女总裁,罗玉凤凭着比芙蓉姐姐还丑的先天优势,完成了中国挣钱、美国移民,如今也开店,收入稳定。“网络搞事情赚眼球,然后为所欲为”的套路,如今也终于波及到了武术圈——不!这话应该这么说,以前武术圈搞事情,不得群众胃口没人看,现在终于跟网民联通接上了。如此说来,田野、堡锅、雷雷,这些人都应该感激冬瓜,没有冬瓜,他们不会这么出名,没有冬瓜,他们的收入不会如此增加。

中国武术还有其他出路吗?我不知道。但是娱乐至死的精神的确已经在武术上贯彻了。

Author Image
yabovip2010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