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fo

The hedgehog was engaged in a fight with

Read More
IM电竞|平台首页

柔道——最古老的角力项目

关于柔术搏击的传闻在上世纪末日本的“维新”之后,立刻就传播到了欧洲。那时候,人们交相传播着关于柔术的种种轶闻,说只要借助魔术般的柔术就能够抵制一切甚至是最凶恶的暴力。

日俄战争之后,徒手的日本式搏击的威慑力使沙皇的军队惶惶不安。日本专家进入彼得堡后, 在几年内, 一直在科学大本营里进行柔术的传授事业。他们的学生用自己勤奋的劳动创建了徒手技击基础,这种技击后来形成了它的分支一桑勃摔跤术。然而无论是研究柔术奥妙的俄国军官,还是掌握日本人搏击经验的西方特殊身份的职员都没有想到要去研究一下日本和中国数千年源远流长的文化历史。

月罗衣是一种身着铠甲、进行一对一地角力的最古老的项目 。它被人们认为是柔术——现在全世界都了解的柔道的前身和原型。

有记载说,月罗衣是奈良时代(公元八世纪)由贵族坂荣村麿所发明 。但是事实上, 它是作为战争历史的本身所造就的古老艺术,它被奉为经典的时期是在十四世纪 。

角力时,两个对手都竭力想占据最有利的位置,重要的是抓握对方的手、脖子、关节部位,因为在上述部位,薄层的铁甲不会妨碍相互搏斗和弯屈破体 。虽然允许运用拳头、膝或脚击对方,但是铁甲使自身的手或腿受伤的机会总是先于对手的损伤。在这样的冲撞中,最有利的辅助器械是一把通常被固定在刀鞘中或腰带上的普通的两刃刀子。

月罗衣的武库中有过背摔、过胸摔、倒地过头摔、过腿摔、过膝摔、前踢、扫腿,同时还有十种使臂和腿疼痛的办法。另外还有一些被认为是在一对二角力时从被抓握中解脱出来的方法。

总之, 日本流派的无兵器徒手技击在这一世纪中不止一次地更换名称,如亚瓦拉、日本柔术、等级柔术、托里太、科西那、马瓦里、哈枯达、秀巴库、枯 米五里、 开姆包这样一些名称在日本古代小说和文献中都有记载。

日本古代小说《古老的传说》(十一世纪的《坎德扎克·物语》)中首先出现了关于柔术(在另一个时期叫亚瓦拉)的评语。而“柔术” (柔软艺术) 这一术语本身在中国和朝鲜的搏击流派中曾被广泛使用过,中国古代思想家老子的“滴水穿石 “以柔克刚”就突出了一个“柔”字。

柔术的极盛时期是在十七——十九世纪这样一个漫长的历史时期中。日本在经历了几百年连续不断的荒乱时代之后,自身才有了发展的机会。柔术的大多数流派不仅创立了自己的体系,丰富了徒手格斗方法,而且也掌握了徒手对兵器、兵器对兵器的方法,即混合技击。

为了证实过腿摔、送腿扫或用拳击鼻根方法的优越性,各流派之间经常发生激烈的争论。但不管是何种风格何种流派,都把从中国的教科书(关于人体易受损伤部位的专著) 里汲取的解剖学初步知识列入到自已的教学大纲内。

柔道揉合了列入奥运会大纲和早已得到世界公认的东方武力对峙的所有项目的优点, 是古代武艺这棵枝叶繁茂树上最年轻的一枝嫩枝,它仅仅是在一百年前才形成的。它的形成不是偶然的,在时间上与日本的政治经济生活发生巨大变革的时期相吻合。这一时期,日本正处在由落后的封建国家变成强盛的资本主义国家的历史阶段 。

1868年,在改革者及他们的支持者激烈地进攻下,维持了几乎三百年的日本将军统治体制垮台了 。与建立系统的军队相关联的是王公贵族家族和数以千计的被夺去地盘的放荡武士,使得“无业者——浪人的行列壮大起来。为了使浪人事实上与第三阶层的民众平等,1871年,日本发布命令禁止浪人携带宝剑。

此后, 一部分武士流入大城市中。他们放弃击剑和射箭,改事学问、医务和工程职业。更多的人不得已背叛了自己原来的事业,放下昔日耀武扬威的架子,进入军队中供职。然而,许多浪人首先创立了各种各样的柔术流派,这些流派在那段时期里共计有七百多支。由于比赛时被禁止携带兵器,这样,他们就自然而然地为民族式角斗作了义务宣传。

现代柔道之父嘉纳治五郎在他大学时代就认真地考虑过。他认为,在可能达到的条件下,机体与精神应达到协调一致。一个人直到十八岁时,才能最后确定能否献身于柔术运动。嘉纳治五郎本人没有特别地追求最理想的身体形态。他在大学时期就掌握了较难的擒拿法和摔法。大学毕业后,他于1882年在东京爱索教堂开创了私人运动学讲道馆——了解未来馆 。

在短短五年时间里,嘉纳博士的理智学校得到了整个社会的了解。他的哲学思想的基础是建立在这样一个高尚的目标上——培养各种人之间的和谐关系,尊重学生的品行,所有这些都得到了淳朴的人们的好感。讲道馆在军事艺术冠军赛(1886年)上的辉煌成就使人们相信,柔道比古老的柔术优越。不久,柔道技击便被警察和军队所采用,几年后,又被列入中等和高等学校的教学大纲。

讲道馆的技术方法在1887年形成,以后十年中也没有什么变化。然而在理论上尤其是在道德伦理问题上,对嘉纳的军事艺术的研究却持续了多年 。

嘉纳在日本现代军事艺术巨匠中是第一位 。他把“道” (方针或最主要原则)的概念同从前的“柔术”(艺术、技巧、方法)或快乐”(艺术)相比较,并将其长处汲取充实到自已的艺术中去。

在中世纪,在佛教庙堂下孕育了许多志趣不相同的流派,有很多是具有实战特点的柔道、合拳、空手道等的分枝。对于柔术流派中有武士职称的人来说,首先是生活方式和当庭决斗中安全的保障被延续下来。而拳头和宝剑的拥有权在多风波的内讧时代直接涉及生与死的问题。

这中间,作为具有高度原则性的道”的古老概念出现在远东宗教哲学思想中,并且渗透到中国或者日本所有军事艺术项目中。在这里,尤其是在日本明治维新之后的政治和科学技术推进时期,人们艰难地寻求精神价值和尚武精神,努力使东方“高尚的与西方低下的 的道德相对抗 。一直到1945年之前,不断高涨起来的“日本精神正确”的宣传深入到所有的文化领域。柔道也是其中之一,被列入大、中学校的大纲中,与西方的宗旨在发展人的身体能力的“无精神支柱”的运动相抗衡。由于借鉴了著名专家们的学说合理的部分,嘉纳在自己的流派实践中使训练的精神观点有了独特的作用 。为了攀登技巧的顶峰和在对峙中培养高度勇敢精神,柔道的练习者应首先掌握基本技术,在身体和精神上要得到严密的训练。

柔道中的绝大多数方法是建立在运用躯体、大腿摔的基础上的。这比其它项目更多地表现出身体力量的作用 。在相同的技术情况下甚至在某种技术次于对手时,强而有力的运动员总是取胜的把握性大。而技术本领的优越给了身体条件不佳的人以明显的优势,因为大家都遵循嘉纳确定的原则—— 《最有成效的力量原则》。

柔道高级专家运用的摔法不仅有成效,而且效果非常好,“旋转”——扫腿过腿摔 (库洛沙夫的《柔道天才》电视剧中主人公最喜欢的方法)、顶腹过头仰摔都是最好的绝招 。每个柔道选手都有一套拿手的在关键时刻用起来得心应手的摔法,对于冠军和教练员来说,更不例外。此外,本世纪初嘉纳的学生们还创造了缠腿过腿摔这一风行的摔法。

众所周知, 柔道运动中技击没有规定, 但嘉纳把它列入了自已的系统中,特别是自卫部分。原因是应该使运动员在意外情况下一面对手持武器的对手或同体力与技术方面占有明显优势的人对峙 。最重要的部分是使用手、腿的各种技击。

除用手、腿的技击之外,自卫技术的组成中还包括掌握三个器械项目:刀、枪和棍,大宝剑练习同样是允许的。

柔道对受伤的治疗方法,与欧洲医学有很大的差别,它们完完全全地是建立在针刺理论的基础上的。更确切地说,针刺法是由老牌柔术流派的老师从大陆学来的。在日本,使处于昏迷状态的人苏醒的方法是从解剖学里来的,叫做“缓和”和“佛法 。

昔日, 所有解剖学方法都毫无例外地按最高秘密对峙,由最好的学生从流派的头面人物那里学会,再从一个人传给另一个人的方式传播。它同如今在摔跤运动中被遗忘了的“点穴”的传播是相仿佛的。

形式化练习在苏联一无所知,西方也不是很了解,只有在古老的东方武术中不乏其例。嘉纳认为,形式化练习是柔道运动员心理准备的绝好的手段 。

Author Image
yabovip2010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