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fo

The hedgehog was engaged in a fight with

Read More
IM电竞|平台首页

深一度|徐灿输掉比赛之后中国拳击向命运挥拳

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中国的前WBA羽量级世界拳王徐灿在与墨西哥选手布兰顿·贝尼特斯的比赛中以分歧判定告负。

从丢掉金腰带到回归战落败,外界看来,徐灿的职业生涯正处在一个空前的低谷期,一些人甚至对徐灿的未来何去何从产生了一丝怀疑。

在这样一个微妙的时刻,澎湃新闻记者联系了拳威四海CEO卢小龙,试图从这个一手将徐灿推向世界冠军的当家人那里了解到更多。

“(对于这个结果)肯定会有失望,好不容易打场比赛,是希望能够提振士气的……但已经输了,只能去坦然接受。”

这场比赛不仅仅是徐灿个人痛失金腰带后的复出之战,对于整个中国拳击同样举足轻重。

过去几年,除了在海外征战的选手外,大多数中国职业拳手比赛不多。今年早些时候,孟繁龙、张志磊两位中国大级别选手先后登场都遗憾败北。

可以说,徐灿的回归寄托着所有中国拳击人和拳迷的热望,大家都希望这位中国拳击的旗帜性人物可以用一场胜利一扫阴霾……

比赛结束后,拳威四海的小伙伴们情绪也都比较低落,卢小龙为了给同事们鼓鼓劲,拉着大家去吃宵夜,一顿酒喝到了凌晨五点钟。

为什么徐灿会输掉比赛?“主观上,徐灿的技术和战术还需要优化,他是一个特点鲜明的拳手,成名后容易被对手针对,而他自己也需要适应不同风格的选手。”卢小龙说。

“客观上,有一年多没打比赛了,职业拳手没有合理的比赛密度,对于状态的影响非常大……其实这种状况已经持续了好几年,徐灿最近两场比赛和之前的状态完全是两个样子。”

卢小龙所言非虚,徐灿2019年击败罗哈斯拿下WBA金腰带后,又接连战胜日本拳手久保隼和美国拳手罗伯斯,在10个月里打了3场比赛。

而在对阵利·伍德前,徐灿整整19个月没打比赛,此番对阵贝尼特斯,距离上一场比赛又间隔了14个月。

太久没有比赛,徐灿很难在拳台上找到熟悉的状态和节奏,除此之外,他的训练也与此前有着不小的差别。

这次的主要备战都在国内进行,此前长期执教徐灿的菲律宾教练无法前来,全部由中方教练团队在支持;在陪练方面,也很难去寻找高水平的外籍选手来实战。

在各种因素的干扰下,此役徐灿没有完全打出自己的优势和特点,在一度占据主动的情况下也未能抓住战机。

当然,就像卢小龙说的那样,比赛结束了,任何结果你都必须去接受,现在外界最关心的事是徐灿接下来的安排。

关于这个问题,卢小龙给大家吃了一颗定心丸,“赛后第一时间徐灿通过视频和后方进行了联系,他个人的心态挺好的,这些年经历了很多,徐灿也在成长。”

好一句为拳击而生的人,恰恰是卢小龙的心里话,过去多次和澎湃新闻记者私下闲聊时,卢小龙都曾无意间描绘着他眼中的徐灿,当我们将那些点滴拼凑在一起,看到是一个对拳击如此痴迷和专注的年轻人。

除了拳击,徐灿对其他事情都不怎么关心,也没什么兴趣,如果你告诉他要打一个很强的对手,他能兴奋得两天睡不着觉。

而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刻苦训练,在别人看来可能太过枯燥,徐灿却能一头扎进去,乐此不疲,他遇到睡不着的时候,都会出去跑步。

2019年WBA全球年会在徐灿的家乡江西抚州举行,离开时,为了赶早班飞机,澎湃新闻记者凌晨四点从酒店出发,彼时这座小城还在睡梦中,星星点点的路灯下却有一个一边奔跑一边做着空击的身影,这就是徐灿。

而在赛后,徐灿本人也通过社交媒体向广大拳迷表达了自己的心声,“很遗憾输掉这场比赛,这确实不是我们想要的结果,但它也只是一场比赛而已,以后还会有很多场……”

徐灿的斗志并未因为失利而泯灭,在卢小龙的心中,他为徐灿制定的也依然是一个长远规划。

“说到底,这就是一场调整赛,我们的核心任务是让他通过几场比赛中尽快找回他最好的状态,让他在拳台上找到自己的节奏和拿冠军时的感觉。”

换言之,无论本场比赛结果如何,徐灿及其团队还将继续走下去,当下卢小龙也透露,自己正在考虑的首要事情是让徐灿回国训练还是干脆待在美国训练。

按照他的想法,最快会在年底给徐灿安排一场新的调整赛,“之前事关金腰带的头衔赛撮合起来非常困难,但调整赛相对会容易很多。”

可能也有人会问,徐灿此前因为长期没有比赛已经失去了自己的世界排名,现在又输掉了回归战,这是否意味着他想要重新参加拳王争霸战、夺回金腰带长路漫漫?

对此,卢小龙做了解释,“徐灿是前冠军,也是这个级别处在最前列的选手,各大拳击组织一定愿意为这样的选手安排头衔赛。”

“我们为徐灿准备的调整期可长可短,一旦我们觉得他的状态合适,随时有机会去挑战拳王头衔。”

很显然,徐灿并不会因为这一场失利就被拳击世界遗忘,他依然是该级别备受关注的选手。

卢小龙打了一个比方,“没有比赛的选手就像折了翅膀的老鹰,这几年徐灿还能打上比赛,但更多人没有比赛打。想想看,如果三年没有比赛,再站上拳台会是一种什么感觉?”

影响竞技状态只是其一,对于职业选手而言,拳击就是他的工作,这几年不乏拳手离开拳台另谋出路的例子,其中有些人开起了拳馆,做起了私教,有些没有资源的则干起了和拳击无关的工作。

这些情况卢小龙看在眼里,今年9月份他主导的拳击推广公司拳威四海推出了一档拳击真人秀节目“MAX冠军赛”,叶尔兰、高诗超、吕斌等国内一线选手悉数登场,目前“MAX冠军赛”暂定为6期,每期会有6到7场比赛。

谈到打造“MAX冠军赛”的初衷,卢小龙坦言就是想给国内的拳手上场比赛的机会,“一期能有十几个选手参加,6期就能保证国内几十个拳手有比赛可打。”

既然是一档节目,就必须考量投入和产出,当澎湃新闻记者抛出这个问题时,卢小龙的回答多少让人感到惊愕,“目前没有产出,只有投入。”

究其原因,卢小龙透露,因为没有线下观众,比赛全部放在线上播放,在目前国内的大环境中,这种纯线上的拳击节目是很难找到赞助的。

听上去这是一个赔本买卖,卢小龙也自嘲,“当我决定要做这件事的时候,一些朋友笑我不知死活。”

但卢小龙有自己的执念,“如果还想着赚钱,那拳击(这个事业)就别干了。如果持续没有比赛,更多人选择退役,中国职业拳击那点家底就真要没了。”

圈内人透露,卢小龙一直在用其他的生意来贴补拳击。私下里拳威四海的工作人员也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既然大家都看着我们,我们怎么会轻言放弃呢。”

据悉,为了让一项不赚钱的系列赛能够走得更长久,眼下公司只有尽可能在各方面缩减开支,即便如此,卢小龙还是为赛事定下了目标。

“首先是保证国内的优秀拳手们有比赛可打。此外,希望稳固住国内的拳迷,让拳击这项运动还有关注度……”

随着“MAX冠军赛”的推出,国内的很多俱乐部都欢欣鼓舞,哪怕一些拳手并没有获得登场的机会,也为国内终于有赛事感到高兴。

在卢小龙的自述中,一些已经回到老家开拳馆的拳手也给他发来了信息,“他们和我说,‘我还没退役呢,啥时候有比赛安排呀,我还可以接着打’。”

而这也更坚定了卢小龙的决心,“换个角度看,在行业不好的时候,去做一个早晚要做的事情,这没有什么不对的。”

“这场比赛这次在KOTV独播,赛前没有大规模的宣传,但比赛开始前的半个小时因为涌进来的观众太多,造成了APP在短时间内根本无法登录。”

“作为补救,赛事同时在抖音、快手等平台的KOTV账号上播出,这些都是没有事先预告的,但流量非常大。以抖音为例,比赛前后不到一个小时,观看人数就接近了100万……我真的挺欣慰。”

一边是明星拳手的失利,一边却能从一些细微处收获到积极的信号,攀谈间,卢小龙这个乐观主义者连称“中国拳击还是挺有意思的”。

这是他情不自禁的感慨,更让我们看到了中国拳击的星星之火——在这片土壤上,旗帜性的拳手还在挥拳,背后的行业工作者也在砥砺前行。

Author Image
yabovip2010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