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fo

The hedgehog was engaged in a fight with

Read More
IM电竞|平台首页

众明星牵手留守儿童游世博的幕后故事

发布时间:2010年08月10日 13:28进入复兴论坛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主持人:陈润那么小的孩子,搁一般的孩子,在父母身边成长的孩子,这个玩具没有抢到就没有抢到,父母哄一哄就好了,不至于这么严重,父爱、母爱在孩子成长过程中真的非常重要,不可替代。就你们曾经帮助过这些孩子一直在联系吗?

胡安明:从我们开始拍《大山里的呼唤》那批孩子,到去年夏令营孩子,很多孩子管郭承叫爸爸,跟他关系特别好。

杜云:有一个孩子直接管他叫大爸,每天通一个电话,好到这种程度,他们已经把对父母的依赖,转移到我们记者身上。我们记者是新疆人,说重庆话特别流。

胡安明:作为同事,通过这次活动,我们这次在上海待了将近十天,这次活动当中关注一个细节,同事之间这种情感,我这个同事郭承有这么一个细节是什么?他每天晚上在睡觉前,都会去孩子们住的屋,把所有孩子的被子盖上,这是他每天坚持做的事情,这只是其中一个,每天回来,孩子们进了屋以后,他问所有的孩子,你们谁渴了,谁吃什么。

胡安明:能做到这样,我觉得作为一个记者,我也是一个记者,同事之间这种精神,也是我们要学习的地方,我也很感动。记者能做到这样真的很不容易。

杜云:超出一个节目、一个活动的精力,这些东西不会用镜头记录,他发自内心想做、爱做,真的爱他们。

主持人:我们手拉手一路走来,得到不管媒体还是社会关注,在我们努力之下,对于留守儿童群体起到什么作用?有什么改变?经过我们一系列的呼唤,经过一系列的帮助,对于这个群体来说,他们有什么改变吗?或者有具体的公益行为?

胡安明:通过两点,小的地方,我们改变了一部分孩子的性格、人生观、世界观,对于社会的一种看法,肯定都有所改变,第二个就是我们要通过我们这种活动,得到了社会的关注,很多企事业关注,我们这次在上海一样,当时之前我们不会知道有那么多,到了世博以后,我们跟世博局沟通以后,他们特别支持,每个场馆都很支持,这是我们以前没有想到的,社会关注度越来越大。这两方面最明显:一个是对这帮孩子本身,第二个就是社会的影响,我觉得这两点,通过这样的活动,而且坚持这么多年的活动,这两点还是达到目的。最后,我们关注这个孩子只是留守儿童的一部分,5800万留守儿童,这个量还是很大,我们只是想通过我们自身的微薄之力,能引起整个社会的关注,我觉得达到最终的目的,这也是我们最终想达到的一种目的。

主持人:确实,我们也希望能动作这个节目,通过这几个孩子,引起全社会对留守儿童的关注,给他们带来更多的帮助。希望他们有一个快乐的童年。7月27号,所有带到世博会去的留守儿童都见到了自己的父母,现在我们通过短片看一下当时的场面。

主持人:真的,我觉得我们看到这个画面,真的让人非常揪心,当父母无能为力为孩子做什么,他们最揪心。而且我们看到现场,不仅孩子、留守儿童父母,有很多观众也流泪了,我知道包括杜云也哭了。是不是?

杜云:我作为主持人应该能够置身事外,但是控制不住,很想控制,控制不住,现场很多工作人员,包括上海小朋友,有一个小男孩子像被妈妈打了一样,哭得哗哗的。作为农民工来讲,在我国这么大群体,他们也是我们城市建设者,是我们的一分子,也是我们的家人。他们短时间不能跟家人团聚,为城市建设增添一份力量,无论他们做什么工作,我们城市里不开他们。我们通过这样节目,表达我们对他们的一份敬意,我们一起为国家、社会做事情,都是很了不起的人。

主持人:作为他们的子女理应得到善待,理应有好的、幸福的童年,这些孩子我们刚才只看到一个—姜棋棋,这些孩子是不是同时见到父母?

杜云:我们是这样,这次在上海,我们派出的记者组阵容比较强大,光摄像就有四位,可以拍小型电视剧了,我们一部分人带着孩子们逛世博跟上海孩子们联谊,另一路记者马不停蹄地帮他们寻找父母,我们是线型服务,我们知道开县在上海打工的父母,孩子只知道父母的电话,还有不清楚的地址,我们通过地址帮他们找父母,很自然的过程,不是事先两边安排好,我们分两头进行,一路记者寻找父母,一旦寻找到马上告诉我们,无论他们在什么地方,第一时间跟孩子见面,达到这样效果,最后见面会能见到。

主持人:确实不太容易能做到。这些孩子见到父母第一句话说什么,他们通过什么方式表达自己的情感?

胡安明:其实是这样,很多,不一样,很复杂。有的很惊讶,都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不知道说什么。

杜云:张鹏,年龄最大的男孩,他是第一个见到爸爸妈妈,我领着他的爸爸妈妈到机场接他,我们先到上海,孩子从重庆过来,第一次坐飞机。

杜云:第一,男孩,相对比较内敛,第二年龄最大,我们没有设想到他跟父母见面什么场景,他妈妈一看到儿子眼泪刷下来了,什么没有说,这是作为母亲最朴素的情感。张鹏见到爸爸妈妈,眼眶就红了,哇得就扑上去了,也是男孩子,顾不得路人眼光,一家三口抱头痛哭,让我有点意外,没有想到一个男孩子情感爆发这样。

胡安明:我觉得是这样,第一次见面,那么多年没见,第一次见到,那个时候只是想哭。哭完,他们想说的第一句话,希望爸爸妈妈今年回家看我们。

胡安明:这是我们听到最多的,包括现场采访龚杰也是,希望爸爸妈妈每年回去看我和姐姐,这个小男孩很小,也就是9岁。

主持人:我真的觉得孩子们提出这种要求,不过分,是他们理应应该就是这样,作为一个要求,作为一个条件提出来,真的让人听了,没法表达,就是心酸,找不到第二个词来形容,当我听到这样的事情的感受。你们作为主创在现场,你们想到的是什么?体验最深的是什么?

主持人:对,我觉得可以,就是说整个活动当中给你们印象最深刻,让你们感悟最深是什么?

杜云:我印象最深还是孩子的变化,给我印象最深,从刚开始的内向、不说话,到后来姜棋棋可以让我抱着疯跑、挠痒痒、傻笑,最内向的陈润,对着摄像机可以这样,他会主动地跟你交流,开心的笑容,这个变化最大,给我印象最深。

胡安明:至少有一点,这些孩子从开始不愿意跟人交流,到最后活动搞完以后,能主动找人说话,能主动交流,包括姜棋棋这个小女孩,每天给记者打电话,到这种程度。

胡安明:现在孩子还在上海,给他们留一个空间,让他们跟父母待一段时间,这是暑假,也是我们的愿望。

杜云:还有一个就是爱的表达,孩子之前可能感受到爱,可能感受不到爱,现在孩子感受到爱,这是我们最希望看到。去世博会看到场馆,不管是中国人还是老外,非常热情招待他们,礼物拼命地往他们塞,收到礼物说谢谢,悄悄地把糖分每个人。

杜云:最重要意义就是种子力量,通过我们行动,改变了这几个孩子的生存状态,还有他们的某一些心态,但是最重要的是,我们能够唤起全社会对留守儿童的关注,毕竟这六个孩子,只是5800万留守儿童的缩影、代表,我们希望通过种子力量,让全社会关注、关爱这些群体,知道这些孩子生存状态是什么样,他们需要并不多,他们需要的只是你真心付出的爱,同样他们会拿爱关怀别人,在他们一生来讲,他们会记得一个夏天去了上海,这么多认识不认识的阿姨给他们最温暖的笑容,他们用温暖回报剩下这一生的每个人。

主持人:心里能想到某一个夏天来到上海,这么多关心我、喜欢我,他们生活会充满勇气,不会像我们刚才举过例子的留守儿童,那么小的孩子,割腕的情绪。从8月9日开始央视七套18:05连续五天将播出《手挽手–留守儿童进世博》系列节目,想请杜云做一个简单介绍,对于这个节目。

杜云:我们节目五期,第一期,孩子们通过怎么走出大山,进入我们活动当中,到了上海,后面几期讲到我们去过几个场馆,沙特、澳大利亚、立陶宛、中国等很多很多馆。

胡安明:第一期刚才杜云说,第二期、第三期是我们重点明星带你逛世博的过程,第二天郎朗、大山,第三天濮存昕、郭晶晶、姚明、濮存昕带着你逛,最后一天亲自见面会。我们让观众,让我们一些朋友们,让一些孩子们到现场来见证这些孩子们跟父母见面的过程,包括没有见到面和见到面的孩子,都在那一块跟我们说一下。重要的一点,让没见到面的孩子跟父母见面。

杜云:其实逛世博孩子们很开心,最重要心里惦记还是跟爸爸妈妈团聚,这个是任何事情没有办法相比,我们把相距的一天放在最后一天,大团员的场面。

主持人:我们希望更多的观众和我们一起见证这一瞬间,给这些孩子们展示自己的舞台,面向全世界的舞台,同时也让我们对这些孩子有了一定程度的了解,在这样的公益行动当中,也让我们的情感得到了情感的升华、心灵的净化,相信只要我们珍惜爱、相信爱,世界就会充满爱。同时也别忘了关注,央视七套每晚18:05分正在热播的五集系列专题节目《手挽手–留守儿童进世博》。感谢你们的收看,谢谢两位嘉宾,谢谢大家。

Author Image
yabovip2010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