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fo

The hedgehog was engaged in a fight with

Read More
IM电竞|平台首页

随大运河流来的扬州功夫

“汴水流,泗水流,流到瓜洲古渡头”,大运河给扬州流来了什么?流来了汉的百舸兴起、唐的千帆鼎盛、清的万船繁华;流来了燕赵秦晋之货,闽广楚越之财;流来了海内外贸易大循环,东西方交流新纪元;流来了国计之政、民生之源,俊彦之才,更有包括武术在内的文化之根。武术作为东方人体文化,原是扬州文化的有机部分。

今年,笔者开始撰写《扬州武术史》,几乎手上所有的史料都指向一个结论:扬州武术源远流长,虽经朝代更迭,沉浮频仍,但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至明朝,已是博大精深,蔚为壮观。令人扼腕者,入清后,先遭“扬州十日”之屠,后受咸丰洪杨之劫,扬州武术屡经浩劫,但未几劫后复苏,家底又厚,究其原由,乃运河再造之功——两门绝世武技踩着运河水,迁徙扬州武林大版图,终至建构起近现代扬州传统武术的基本框架。

这横空出世的两大流派武技,就是晚清以来两座扬州武术高峰——西凉门和戳脚门,西凉门祖师爷说的就是来自北方的神手唐殿卿。

给扬州带来西凉门拳系的唐殿卿,清咸丰二年(1852)生于河南运河城市商丘。据《中华武术大辞典》:唐殿卿“出生武术世家。自幼承家技,精石头拳。成年后,设场授徒,遍及徐州、南京、镇江、扬州一带”。武术界盛传,唐殿卿习武刻苦,脚穿钉鞋,腰围60公斤铁链,挥拳舞棒,轻捷如常。学成后走南闯北,侠名远播幽燕江淮。

唐殿卿之威也传到了扬州,盐商慕名盛邀唐殿卿三度顺运河南下来扬担任总教头,为深宅人身保安,为盐务运转保驾。据老拳师说,唐殿卿身材精干,两眼精光,人称“唐猴子”。一次盐商宴会上,客人探唐的根底。唐一抱双拳,还没等人缓过神,已经飞身屋檐下抓住燕子,一时欢声雷动!

令武术界幸运的是,他还兼在花旗所、赞化宫教拳授艺。凡可造之才,他总倾囊相授。如林仙福、金一明、刘绍臣、杨恒寿、刘声如、范世海、徐文全、刘襄国等,皆习有建树。唐殿卿在扬传艺有查拳、六家式及双刀、双钩、奇枪、梅花枪、三义刀、梨花枪等,但主要功勋还是把西凉门带到扬州来了,《武术大辞典》确认“曦阳掌,徒手套路,属石头拳。清末唐殿卿所传。”而且并非一套拳术,至少由三套即青毛狮拳(夜战八方)、石头拳(七星梅花势)、西凉掌(曦阳掌或西阳掌)组成一个拳术系统,形成一个独特的武技流派,自此武风沿袭,薪火代传。感谢大运河送来一代宗师唐殿卿下扬州,因为离开了他的西凉拳术,扬州武术不可能形成今天的武学系列。

扬州武术另一高峰代表——戳脚门,它的创始人就是张恒庆。张大师是晚清人,与津门大侠霍元甲同乡。他出生的天津静海县独流镇,因南运河、大清河、子牙河汇此为一流,故名。此处为义和团第一坛,村村练武、个个会拳,皆精通臂门。待张恒庆学成,曾独闯关东,另得戳脚拳。戳脚拳是中国十大拳种之一,被誉为北腿之代表拳种。张恒庆腿功深湛,一次骑马时见路边有一石坊,他手攀坊梁,用腿将马夹起,马嘶而不能动,于是博得了铁腿绰号。而他因何身驾运河波涛,南下扬州,未见史料支撑。但经他的徒弟、上海戏剧名伶王清尘牵线,跨江扬州开设镖局,确是史实。

张恒庆竖起镖旗,是应盐业市场火热需求而来扬的。因为清代扬州以盐胜,盐荚之利,邦赋攸赖,扬州成了销金窟,自然招来偷盗抢劫,保镖行业也就应运而生了。古之三百六十行,保镖是个刀上舔血的行当,镖者,指人指财也指物,从事这一职业的先决条件,必须能打,赫赫武林高手张大师当然是不二人选。作为职业镖师,他在完成定点、行走、定时、常年保镖同时,传授武术只是他的副业,然而无心插柳柳成荫,却对戳脚门拳在扬落户作了开创性的贡献。他将戳脚拳系的基础套路四行拳、通臂拳、六路短打、龙行番子,以及精髓套路鹞鹰拳、东保拳、少林拳、行拳传给了田春明、何玉山、王清尘、王金臣、赵正峰等人,后历经传播,终在扬州生根发芽,而成中国戳脚拳四大流派之一。

不仅有神手唐的潇洒敏捷,还有铁腿张的雄浑豪迈,双峰对峙,各著风流,才奠基了晚清以降的扬州武术,组合成近现代扬州传统武术的主要内容和基本构架。

扬州南河下湖南会馆对面,昔日有座湘园。1930年,这里成立了扬州武术史上第一个民间组织:江都国术馆。馆长由商会会长王敬亭兼任,教导主任是唐殿卿的高足刘绍臣,副主任是张恒庆的爱徒何玉山,我的师父田永庚和师叔刘桂歧任教练,其时他们年方十八。创办伊始,当时的政府以“江湖杂耍不入教育系列”为由断绝经费支持,训练无以为继。困难之际,大运河做了好事,左牵扬州,右挽沧州,双子城义结武缘——两位武术泰斗及时雨一般降临扬州,轰动了整个武林,聊解了江都国术馆燃眉之急,而此二公,正是沧州人!

沧州,不仅是运河之城,还是武术之乡,自古“武建泱泱乎有表海雄风”。1931年,来自运河北端的沧州人,一位是1882年生于沧州滕庄子乡的张之江,8岁发蒙,19岁从军。他是辛亥革命时滦州起义组织者。1928年他创建中央国术馆,1936年他组织国术队赴柏林参加第八届奥运会,是中国武术走向国际体坛第一人。可以说他是近代中国武术的主要倡导者和奠基人。另一位是1881年出生于沧县义和街武术世家的王子平,他既得家传,闯过关东,后任西北军武术教官。他一生不乏爱国传奇经历:1918年他在北京擂台赛击败号称“世界第一”的俄国拳师康泰尔,后又屡胜美、日、德大力士,为此,中国人把他称作“神力千斤王”。

张之江此次来到何园设点办公,一是以政府禁烟委员会主席身份督办地方禁烟事宜,二是以中央国术馆馆长身份,调查地方武事,所以特地带了该馆少林门长的王子平,深入湘园,指导健全机构,传授管理经验,尤其得知活动经费无着落时,便通过爱国将领冯玉祥(沧州籍)以及蔡元培、于右任等元老争取经费,资助江都国术馆得以维持教练,惨淡经营至1933年。期间,张之江给扬州带来的,还有比武术经费更宝贵的武术理念,就是他的名著《国术与国难》的主旨:强种御侮,健身卫国!对扬州武者而言,国家有难,武者有责,无疑是一次醍醐灌顶式的担当召唤与境界提升。

而王子平则将他的绝活查拳、弹腿、四门剑毫无保留传授扬州武林。迄今为扬州习武人喜爱的燕青拳,又叫迷踪拳,便产自沧州。我少时曾向田师学过四门剑,每当弹剑,总想起运河那头的城市,想起沧州二公的提携滋养,功德无量,想起90年前的那一次武术脉搏的相搭谐动。常忆及此,唏嘘不已。

Author Image
yabovip2010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