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fo

The hedgehog was engaged in a fight with

Read More
IM电竞|平台首页

尘归尘土归土:重庆张波叶诚尘15层高楼杀害亲生幼子终于判刑了

  新年已至,寒潮已过,但重庆的天始终还是雾蒙蒙的,年轻的妈妈陈美琳在亲友的陪同下前去存放着孩子骨灰的寺庙。她手捧着一份重庆中级人民法院刚刚作出的判决书,双双死刑,用这个判决去告慰她惨死一年多的孩子。

  两个可爱的孩子,来到这个世间,都只是匆匆而过,被摔下十五层楼的时候,姐姐两岁多,弟弟一岁多。大概,是还不懂人性究竟能恶毒到什么程度的年纪。

  这桩人伦惨剧因为令人发指的恶毒冲上热搜时,已经是去年的事情了。去年11月,家住重庆某小区的姐弟俩同一时间坠楼死亡,孩子的父亲在媒体面前哭成了泪人,广大网友在伤心这两个可爱孩子的不幸之余,并没有多想。

  但警察的眼光可是明亮的。进到现场勘查的警察一开始就发现了端倪:这么高的飘窗,两个这么小的孩子是怎么爬上去并翻过去的?两个孩子,怎么会同一时间一起摔下去?

  紧接着,孩子的外婆也对孩子的意外死亡表达了怀疑:她亲自带的两个孩子,她最清楚,那么听话的姐姐,根本不会靠近窗子。

  在警方的报道被确认之前,谁都不敢相信,两个孩子,是被他们的亲生父亲扔出窗外致死的。

  虎毒尚且不食子,这个因为食子被众人诅咒道地狱的男子张波,为何作出这种兽行?

  真相在警方还原出来的聊天记录里明明白白,却也让所有人倒吸了一口冷气:一个多少算是受过高等教育、家庭出身算是个小富二代的年轻女孩,三观竟然邪恶到这种程度,爱上了一个男人的皮囊,插足人家家庭,为了不让孩子碍自己的眼,为了报复那个出现在她前面的前妻,她以自残相逼,逼着男人亲手杀人,仿佛两条鲜活的生命,在她眼中,像捏死两只蚂蚁一样!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特别是教唆甚至威逼杀害这样两个花儿一般可爱的孩子,罪大恶极,人神共愤,死刑没有悬念。判决结果一出,大众欢呼,生母安心,恶魔得到惩罚了。

  但合上卷宗,大概所有为人父母的人都不禁要思考:究竟是什么样的成长方式,诞生出叶诚尘这样的品性,最终毁了所有人的人生?(包括两个可爱孩子,恶毒的兽父张波,恐怕终生难以释怀的生母陈美琳,还有更多被恶行牵连的人,张波的家人,为孩子伸冤的外婆,叶诚尘自己的父母家人,等等)。这种要世界按照自己设想运行,否则就不惜杀人作恶的畸形人格,是家庭教育的锅吗?

  罪恶是罪恶,但中国是法治国家,罪刑法定。张波亲手杀害两个幼儿,死刑无疑,几乎没有人会对他的判决结果表示异议。法律和人情都不会允许出现第二个结果。

  但是对于叶诚尘,大众的声音还是有不同的。毕竟,她并没有亲手实施犯罪,只是以婚姻的名义威逼张波杀人,而张波作为一个拥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的成年人,是可以自主判断并作出抉择的。叶诚尘作为教唆犯,是否仅是从犯?如果这个结论成立,那么,显然她是可能被免死的,从犯相比主犯,主要起到的是犯罪中的次要作用。

  如果警方的记录中,在杀人前一天或者几个小时,叶诚尘说让张波解决掉孩子,还可以辩护自己是一时生气,说的是气话,并没有想到身为父亲的张波能作出这么泯灭人性的事情,那么,当警方恢复了两人数月间的聊天记录时,答案就不言自明了:两个人在几个月前就开始密谋弄死孩子,甚至方案都列举了好几个,甚至本来没有女孩,两个人为了彻底解决问题,把女孩也加了进来,叶诚尘还多次催促张波早点动手,规定了时间,等等,从这些记录中不难看出,张波虽然毫无人性,但开始也没想过杀害幼子,叶诚尘和张波都是本案的主犯,一个谋划推动,一个亲手实施,都是主犯。

  案件一审结果出来后,关注此案的人都拍手叫好。中国刑法思想,源远流长。自封建时代起,法律对教唆罪的打击就格外严厉,在中国古人看来,诸恶以造意为先。翻译成白话说就是,别人没想犯罪,而某个人去鼓动、怂恿、出谋划策、威逼利诱,最后别人犯了这个罪了,那么,这个鼓动教唆的人的罪行,是要比亲自实施的人更大的。

  想来叶诚尘是肯定不相信死后地狱的,但看她被警方带走后的狡辩,看她在法庭上的表现,她对自己行为的性质的认知还是正常的。令人好奇的是,这样的人,脑子里的回路究竟是怎么想的呢?

  案件即将落下帷幕,叶张二人未上诉的话,判决生效后,两人这次就真能共赴黄泉,永不分离了。但叶诚尘的人生轨迹,还是令人深思,是什么样失败的家庭教育,让她形成这种畸形的价值观,最后害人害己的?

  新闻媒体报道中的张波和叶诚尘,显然不是世俗意义上匹配的男女。张波,出生农村,小学文化,工作也多是些边缘行业,离异且有两个孩子。

  叶诚尘的家境则要好的多,父母有自己的公司,大专毕业后,在公司为她挂了个闲职,未婚也长相不错。

  在法庭上,互相推诿过错的两人都指向对方,叶诚尘表示,追她的人很多,张波绝对不是她唯一的选择。

  看年龄及样貌,叶诚尘的话也是颇有可信度的。她为什么非要和一个离异有子男在一起我们不得而知,但以自残方法逼迫他人杀人,是因为两个孩子的存在,破坏了她心目中完美的生活标准,倒是不难推测出来的。

  两人婚恋方面的不对等,可能让叶诚尘无比希望,她认识张波,是在他未婚前。但天意难违,大多数正常人只会在接受现实的无奈和狠心另择佳偶之间犹豫,绝少人能作出此等兽行。毕竟,那是两条鲜活的生命,不仅触碰良心的底线,还将遭受法律的无情惩罚。

  然而,叶诚尘不能面对这样的现实。在媒体的报道中,她的家人出现的不多,唯一出现的场景,是他们以大众看来并不多的金钱,试图换取孩子妈妈的谅解,求得女儿的免死。

  这就难怪叶诚尘今日的个性了:在宠爱中长大的人,小时候以为哭闹就能换来父母的心软,达成自己的目标,屡试不爽,长大后别人让她不爽,就变为自残威胁他人,最终如愿以偿,让两个不该存在的累赘,彻底消失。

  之后呢,我们无法推测,大概是就此和心爱的人,过上幸福生活了吧。多余的累赘不存在了,世界就恢复了应该有的如意模样。

  看她的聊天记录,无时无刻不在体现着她的这种哲学:你马上把娃解决了,证明你爱不爱我;说来说去都是你那两个包袱的问题;本来就不该存在呀他们。

  张波对此肯定有犹疑,他残存的理智还在提醒自己,杀人可不是好玩的事儿。叶诚尘开始在精神上,PUA张波:只要你干掉孩子,我们就能在一起,就能拥有美好的未来。只要孩子不在了,我就没资格再说你是二婚了,没资格说你任何不是了。

  在反复的洗脑他们不应该存在,他们存在我们就不会幸福,张波终于丧失了理智。

  前几日,朋友去幼儿园接女儿时女儿向她哭诉,说是在外面玩时自己的座位被另一位大些的小朋友抢走了。

  朋友还没来得及询问事情始末,另一个小朋友跑到她跟前,向她告状,说是她的女儿霸占了本不该属于自己的位置,她只好抢回去。

  朋友瞠目结舌:公共场合的位置,先来先坐而已,这个孩子何来的道理,因为自己大一点,没有座位,就理直气壮的抢他人的座位?

  这样教育长大的孩子,很难懂得社会不是专门为自己服务这个基础的道理。当她们的行为触犯了道德,会被道德鄙视,当她们的行为触犯了法律时,就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了。她们的性格特点就是任性且暴虐,要求周围人和事都听她的,喜欢控制别人,用所有方式消除障碍。

  父母如果有资源有实力,却没有正确的教育,那灾难就更可怕了。惹事之后,父母有能力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长此以往,有恃无恐的人,越来越暴虐,做事不想后果,形成偏执型人性障碍,而且自负心理特别强,飞扬跋扈,目中无人,甚至视法律为无物。

  失败的家庭教育,灌注出的罪恶之花,最后毁灭了所有身边的人。这不仅是几个家庭的悲剧,更是整个社会的悲剧。血淋淋的案例,也提醒所有为人父母者,惯子如杀子,即使家境优越,即使再高期待,善良和尊重都是必须灌输给孩子的理念,否则,最终就会教出此案女犯这样的孩子,视人命如草芥,罪大恶极,只有一死以谢罪两个冤魂!(■ 文 潇潇)

Author Image
yabovip2010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